阅读历史 |

第31章 不如让她消失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最新网址:www.xs.l</p>“我也觉得奇怪,我本想使出内力,可双手就像被捆住了,半点都动不了。可那人一副狐媚的样子,我开始以为是个女子呢,应该不会是啊”花若璃很看不起夜九离,能跟在花洛兮这个废物后面当跟屁虫的,能有什么出息。

“可是那十万两怎么办?我这里能拿出一万两,这已经是我存了很久的银子”叶清然窘迫的说,他能拿出的只有这些了。

“我回去凑凑,可能有一万五千两”花若璃平日里开销十分大,新的衣裳,首饰,胭脂水粉样样都需要钱,虽然存了些零花钱,但总共她手上并没有太多银子。

“清然哥哥,那怎么办,若璃想和你永远在一起,若璃想嫁给你”花若璃急得不行,只有给足了银子,花洛兮才会放过他们。

“若璃妹妹莫急,回头我向父亲说明,花洛兮私自悔婚,我要娶你为妻。到时候我让父亲准备丰厚的聘礼,这样你父亲定会为你准备不菲的嫁妆。这嫁妆到时候拿出一小部分给花洛兮,怎么都够十万两。如果花洛兮想拆散我们,那么银子她一分都拿不到”叶清然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法子。

“还是清然哥哥聪明,那这件事情我就同妹妹讲”花若璃崇拜的看着叶清然。

“十万两她花洛兮要,我给便是,毕竟是我们亏欠她的,让她被人唾弃。可她动手打人,这事我还是要找她算账的,没道理白白让她打一顿”叶清然捂着胸口,身上的伤提醒着他。

他可是天之骄子,新一辈弟子里武功最好,最有天赋的,怎么能让人这般拳打脚踢,这个事情让他失了颜面,他一定要讨回来的。

“我也不会放过她的,今日事出突然才会被她压制,如果不是那个人,我一定会打的她满地爬”花若璃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一直被人众星捧月般吹捧着,何曾受过这么大委屈。

两人商量着,怎么给花洛兮挖个大坑。

“青然哥哥,如果我们让花洛兮消失,那么既报了仇又解决了眼下借条的事情”花若璃比叶清然更狠毒。

叶清然觉得花洛兮让他没面子,只是想惩罚回来,亏欠花洛兮的银子是要凑足给她的,毕竟婚约的事情是自己有错在先,是自己抛弃了她。

可花若璃是想把花洛兮除之而后快,只要花洛兮死了,一切问题全都迎刃而解了。

“让她消失?这有些欠妥吧”叶清然不太赞同。

“清然哥哥你误会了,若璃说的消失不是这般意思”花若璃赶紧把话圆回来,不能让叶清然觉得她是个心思歹毒之人。

“愿听妹妹说说怎么个消失法”叶清然也表示很好奇,花若璃说的。

“花洛兮之前被抓去魔教,清然哥哥必定有听说过吧,可没过两天她就完好无损的回来了。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抓紧魔教还能安然无恙出来的,妹妹这是破天荒头一个啊”花若璃夸大其词的说。

“接着刚刚那个和花洛兮一起来的红衣男子身份更是可疑。昆仑派戒备森严,突然就冒出一个不认识的人说是妹妹的朋友,看似不会武功却在清然哥哥的攻击下未伤半分。这些不经意的疑惑串联起来,我们有理由怀疑花洛兮和魔教中人勾结在一起了”花若璃一盆子脏水使劲往花洛兮身上泼。

虽然这事情被花若璃歪打正着的猜了个八九不离十,但无凭无据的情况下,花若璃这样编排花洛兮,还真的是心思不正啊。

“仔细想想,若璃妹妹你说的不无道理。花洛兮这些事情确实有蹊跷”叶清然对这事也有点怀疑,能毫发无伤从魔教出来的,当今世上花洛兮还真是第一个。

“清然哥哥,潇伯伯还在闭关,那么现在你可以暂带潇伯伯对江湖放出消息。就说花洛兮同魔教中人有所勾结,然后等着看看花洛兮怎么解释。如果能解释的清,洗清了自己的嫌疑,那也是好事一桩。如果暴露了一些事情,坐实了勾结魔教的证据,那也算为武林除害”花若璃说的话很有技巧,乍一听还挑不出什么错,觉得她说的有道理。

只有花若璃自己心里清楚,一但这个消息放出去,那么爹爹为了青城派的颜面,一定会惩罚花洛兮,一定会给天下人一个交代。

到时候花洛兮就算是清白的,那有怎么样,事情一但传出发酵,悠悠众口的可怕是她想象不到的。不论事情是不是真的,花洛兮一定会被惩治,而且一定会重罚。

花洛兮没有内力抵抗,而且长期营养不良的身体,重罚中很大的可能会丧命。这也是花若璃算计到的,到时候不用她动手,流言蜚语就能要了花洛兮的命。

“若璃妹妹说的不错”叶清然这个直男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弯弯绕绕。

“这样也算是对妹妹今日动手的惩罚了,如果妹妹是清白的,这事就作罢。如果妹妹果真和魔教有勾结……”花若璃这么说体现了她的大度。

叶清然对花若璃点点头,赞赏的目光看着她。花洛兮对他们这么一顿打,花若璃却用这样以德报怨的态度处理了事情,这样顾全大局的女人才配做自己的夫人。

“那就按若璃妹妹说的办”叶清然摸了摸脸,嘶的一声,真疼。

这也大半夜了,两人都被揍的不怎么好看,肯定不会请大夫,两人都丢不起这个人。

叶清然先拿出药膏为花若璃涂抹,然后用为花若璃寻来一顶白色的斗笠。白色的轻纱可以遮住花若璃那浮肿受伤的脸,看起来依旧美的不可方物。

而叶清然一个男子,脸上带伤本就是正常的事情,他也不在意,自己随便涂了点药膏。

两人被花洛兮这一闹,也没有什么兴致做那些事情,两人安安静静的睡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