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《玩物》外篇 未曾说出的另一番结局(1 / 1)

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..l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那个夏天对于整个商界来说,可谓风起云涌,发生了的事,另人有一点应接不暇的感觉。报纸和媒体上出现的新闻倒是很客气,关于柳氏家族的相关新闻,触及到实质的话,只有一句:“柳氏集团,因为对林氏收购的失败,损失惨重。”

有的事情注定是上不得台面的,对于柳家的人来说,这个下午,痛苦只是表面上能看见的东西,看不见的东西更多。

柳眉的遗体停放在冷清的殡仪馆内,楚歌不愿意她独自放在那冰冷黑暗的柜子中,遗体的存放方式是这个殡仪馆里所能做到最高级的。透过冰柜的玻璃,柳眉的样子看起来只是睡着了,脸上的笑容显得甜蜜且安详。信仰的殉道者在为信仰慷慨赴死的时候,也许也是这样的表情吧。看见柳眉脸上凝固并会带走的笑容,楚歌觉得,这个为了爱情可以做一切的女孩,其实是一个爱情的殉道者。

楚歌曾经以为,撕心裂肺的感觉,一生有一次就已经很难承受了,现在才知道,该来的还是会来,而且自己必须承受。这时候楚歌想起了孟季铭说过的那些话,“你的性格将来总会伤害到身边的朋友和亲人。”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,这句话犹如一条毒蛇,在无情的撕咬着楚歌的心。

柳援朝和妻子进来的时候,天空已经暗了下来。在得到消息的最初,做为母亲的女人立刻就哭晕在地,缓过劲来便挣扎着跟了过来。

当跟在柳援朝夫妇后面的柳冀生跟着迈步进来的时候,现场的气愤顿时便的凝重起来。毫无疑问,柳冀生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情绪是痛苦,柳眉这个妹妹一直是和自己最亲近,即使在知道自己做下的那些事时,也还是选择了沉默。柳冀生很自然的把愤怒转移到了楚歌的身上,他从不认为自己派人杀楚歌是一种错误,只是记得,柳眉为楚歌挡了一刀,而那有刀原本是刺向楚歌的。

知道消息的柳冀生,当时的感觉雷同于五雷轰顶,愤怒的柳冀生发誓,一定要干掉楚歌。至于那个倒霉的手下,已经在逃离现场的半路上时,死在了同伴的枪下。知道机密的人,总个要让他闭上嘴巴的,更何况柳眉倒在他刀下。

柳冀生恶毒的目光朝楚歌看来的时候,正好遇上楚歌传过来的视线,楚歌的视线似乎是那千年冰山上的寒冰,冷的柳冀生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。如果仅仅是冷,柳冀生倒也还能承受,最令柳冀生难过的是,楚歌看自己的眼神和表情,似乎是在看着一个死人。

这一刻,一切都已经不需要遮掩,也没有了选择。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互相敌对,直到另一方倒下为止,妥协这个概念,已经彻底的不存在了。

楚歌身边的孟季云,在这一刻只是安静的帖在楚歌身边,脸上沉静如水。至于柳冀生,这个曾经追求过自己的男人,已经彻底没有任何情分的存在。

既然柳眉的父母亲人们来了,楚歌也决定离开。楚歌的离开并不是因为无情,而是认为有太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。

一个月后,北京。

暴雨来临的前夕,乌云如山压城头,空气闷的让人胸腔要爆炸一般。

方浩然的对面坐着女儿女婿,对于楚歌和孟季云的来访,方浩然最初的感觉是惊喜。不过当楚歌开展以郑重的态度提出谈话的要求时,方浩然的脸上笑容收缩了一下,之后便是欣慰。不管孟季云把楚歌带来是什么目的,但就俩人现有的身份和地位而言,他们需要用到自己的时候,自然是最紧急的时候,在最紧急的时候,孟季云能想到自己,对方浩然来说,又何尝不是一种欣慰。

了解孟季云的性格,也自然知道,这次来访之后,双方的关系会有一个实质性的提高,前提是自己能怎么做,能做多少。虽然是一个有条件的来访,对方浩然来说,比孟季云那付老死不相往来的姿态,那要好上太多了。

方浩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就答应了楚歌谈话的要求。谈话之前的楚歌,并没有着急的直接切入正题,而是出示了一张光盘,还有一本日记。东西无疑是柳眉留下来的,这个时候拿出来,接下来要谈的话题自然也就明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谈话的过程,其实是楚歌一直说,方浩然一直在听,孟季云一直用一种忧虑和期待的表情,来回看着这两个和她的生活有着密切相关的男人。

听完楚歌的陈述,方浩然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的存在,但其内心已经在翻江倒海。首先这是一个机会,方家如果能利用的好,将来的前景不客限量,其次,这又可以说是一次风险投资,柳家的力量是任何人都不容小觑的。

“事情我都知道了,你谈谈你的计划如何?”方浩然从来不认为柳冀生做的有什么不对,就算换成自己,在那个位置上,或许做的比柳冀生还要狠。方浩然现在想的是,如何能通过这件事情,挽回孟季云那颗冰冻多年的心。同时方浩然也担心,这件事情的上,从楚歌的语气中那种必须置对手于死地的语气中,便能清楚的知道,楚歌想做什么,会怎么做。

从为孟季云今后考虑的角度出发,方浩然还是谨慎的提出的了自己的问题。

“这件事你有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。”

“以柳冀生现在对柳家的控制情况来看,双方硬拼,肯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。我的设想是,由您出面去联系郑家,取得他们的支持。再由我出面,私下里联系上柳家的其他成员,吐出真相,然后合作。最后的结局并不是要摧毁柳家,而是形成一个全新的,相对平衡的局面。这种局面的形成,对我来说,实在难度太大了,只能是借助您的力量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