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二十一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..l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楚歌没有接话,只是继续的看着电脑,藤泽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尴尬,但很快又笑着说:“楚君,你说说你的看法,现在大家都指望着你带着打一个翻身仗呢。”

楚歌没有说什么,而是从电脑上调出各种数据,然后用计算器简单的算了算后,这才面无表情的说:“多空两方基本势均,这种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。”

楚歌的心还是软了一下,毕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主,看见藤泽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这,忍不住还是提醒了一下。不过楚歌没有说的太明显,只是点到为止,就看藤泽自己有没有那份觉悟了。现在的交易量上来看,不用说查理他们已经动手了,一早上就是两千张张卖单,数量几乎都是十张二十张的,分是还散,越是这样越说明问题。现在一些习惯跟大势的散户相比已经相信了那些狗屁分析师的鬼话,往往越相信分析师分析的客户,越有成为炮灰的潜质。期货市场永远是这样,获利者总是极少数,而获利者的笑容,总是伴随着无数粉身碎骨的炮灰,一批炮灰倒下了,另一批炮灰又冲进来,如此循环,周而复始。

楚歌的提示是很有针对性的,最近交易所里一些急于扳本的客户,已经开始逼着自己的经济下单了。由于藤泽的严令,最近交易所的经纪们下单都比较谨慎,故而出现了客户逼经纪下单的场面,这到不能说不是一桩怪事。不过这些客户都是听信了分析师们的鬼话才有此举动,加上盘面上似乎一直在轻微的反弹,所以下的都是买单,如果下周之前不平仓,估计又要有人跳楼了,而且跳的还不是一个两个。

国际抄家们的手段,当年席卷整个亚洲的狠辣,许多人已经早就忘记了,不过楚歌到是时刻惦记着的,谁叫查理送上门来呢。

藤泽听了楚歌的话,反应准确的说是一头的雾水,楚歌说的不咸不淡的,自己又不下单,藤泽还真的拿不准楚歌的意思。

“呵呵,楚君说话真是深奥。”藤泽一边说着没营养的赞美之辞,一边小心的观察着楚歌的举动。期货市场里赚钱的人是有,但是连续在两波大行情中都能以逆向操作获利者,那就少的很了,尤其楚歌还只是一个自称新入行的。

“观望吧,现在的局面应该不适合下单,等到下周应该会明朗了。”楚歌又是一句没什么确目的的话,这话说的在一般人看来似乎等于没说,期货市场利润固然很大,风险也是等价的,可是不下单怎么赚钱,不冒险又怎么赚钱?局势明朗的时候是不会亏了,可是你下的单子和谁去交易?总得有人亏才会有人赚吧,不然钱从哪来?

藤泽见楚歌不愿意说太多,多少有点悻悻的站起身来,不过总的来说也没白来这趟,楚歌既然说了有危险,回头不管客户们有多少意见,也要逼着经纪们把单子给平了,免得钱没赚到再出现跳楼事件那就大大的不妙了,这交易所成了跳楼者云集的地方,以后谁还敢往这丢钱啊,大门口出大山的血迹还没完全洗干净呢。

藤泽出去之后,楚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现在的情况不是自己说的那么简单的,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的大的变化,可是空方的单子散归散,可加起来的总数是惊人的。

楚歌赶紧打开新的交易界面,填入了三十手的卖单,按下交易确定,发出了交易信号。市面上买单这时候还有不少,楚歌的交易很快就完成了,关掉页面,清除了ere上的信息,楚歌这才安心的站了起来,走到窗口前看了看外面大厅里的情况。

三十张手单不是小数了,不过楚歌也没办法,自己只有一个人一个帐户,早知道查理他们会这样干,楚歌多开几个户好了,不过楚歌倒也不担心,反正自己每两个小时下张单,一张单三十手,估计到周末自己帐户上的钱也用掉一半了,另一半作为补仓的保证金足够了,查理他们应该不至于让世面涨的太厉害,这样对他们来说是也很伤的事。

宾馆里的查理现在的表情是严峻的,电脑上传来的消息显示了各地派出的操盘手们已经开始动手,查理一点大意的意思都没有,现在的局面既不能惊动那些散户,也不能停止跟单,天知道古通斯联系的那帮家伙有没有另起炉灶,万一到时候全面动手了,想跟单都没人买,那才叫为他人做嫁衣裳呢。

一天的劳碌很快过去了,楚歌表面依旧是一点动作都没有,暗地里已经跟了100手的卖单,藤泽还是表现的很热情,不管楚歌反应如何,还是很热情的邀请楚歌喝茶吃饭什么的,只是楚歌都婉言拒绝了。

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了,楚歌走出门口时,藤泽又准时的出现,见了楚歌立刻堆起笑容道:“楚君,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没说,今天你变化不小哦,我那个女秘书已经多次提到你了,说你今天很帅哦。”

楚歌只能苦笑着回道:“是么?我怎么没觉得有什么不同?”

藤泽脸上露出淫笑道:“浅间小姐呢?是不是已经住到你那去了,在日本妻子是不会陪丈夫上班的,一定是在家里等着丈夫的回家,你们是不是已经……哈哈哈……。”藤泽笑的够淫贱,楚歌有一种踹他一脚的冲动,可是人家偏偏又说中了。

“哈哈!楚君,日本女人好啊,在床上够骚,在家里贤惠。浅间小姐就更好了,带出门也能上的台面。”藤泽看见楚歌脸上的红润,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。一直在楚歌面前没讨到好,这会可算是逮着机会了。

“楚君,下班有没有兴趣出去玩一下,我带你去尝尝日本女人吹xo的功夫。”藤泽还越说越来劲了,楚歌却偏偏想发作还找不到由头,只能是笑着说:“算了,我很累,想回去休息。”

打发了藤泽,楚歌出了大厦,上了地铁。走出地铁站,楚歌总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,楚歌故意往一条相对偏僻的巷子里走,后面轻巧的脚步声终于让楚歌确定了有人在跟踪,楚歌猛的一个回头,三米之外看见了一张少女惊慌的脸。

这张脸对楚歌来说有点陌生,当然眼前的少女无疑是个和美女沾边的,一身的学生装散发着青春气息,一双小手正捂着那受到惊吓后心肝乱撞的胸膛。

“你是谁,为什么一直跟着我?”

“您好!我叫作高尾雪子,上次在地铁里真的多谢了。”少女走到楚歌面前,鞠躬之后道明身份。楚歌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地铁上从色狼手上解救过被x骚扰的少女。

“原来是你啊,这么晚了还跟着我,不怕等下回去又被骚扰么?”心情不错的楚歌开起了玩笑,少女雪子脸上泛起了红润,挪着脚步靠近楚歌,低着脑袋摇晃着身子说:“我家也住这附近,其实我最近放学一直都跟着你走,只是你以前身边都有一个姐姐,我没敢跟太近。”

又是一个少女朦胧的感情,这种感情从来都是缺乏理性的。

“那好,你的感谢我接受了,早点回家吧。”楚歌笑着想打发她。

“这个……,我家就住在前面,我们一起走一段吧。”雪子抬起头来,眼睛里露出殷切的目光。楚歌没有拒绝的理由,只好点了点头。(注:大家看见这里不要误会了,楚歌现在不会,将来也不会和这个少女发生超友谊关系,不过这个女孩在以后的情节里起着承接的作用,所以特此交代一下。)

走出这条巷子,雪子终于指了指前面说:“我家就住在那,谢谢您送我。再见!”说完雪子一个鞠躬后转身一路小跑回家了,看那背影像一只欢快的小鹿。

楚歌不由又是一阵苦笑,明明是她邀请自己一起走,怎么临了成了自己要送。

六点三十五分,楚歌出现在住所的门前,习惯性的掏出钥匙想开门,门已经打开,里面露出浅间温柔的笑脸,浅间像是算好了时间一样等着楚歌回来。

“您回来了,您辛苦了。”浅间说着上前接过楚歌的包,挂好后顺手拿来拖鞋,还没等楚歌自己动手,浅间已经蹲了下来,要给楚歌脱皮鞋,楚歌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拒绝,这一切令楚歌很不习惯,反应到面上就是楚歌的身子有点僵硬,任凭浅间给自己换好了拖鞋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