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二十四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最新网址:www.wx.l</p>一秒记住【www.wx.l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随着茶道表演的开始,包厢里渐渐弥漫了一种茶的芬芳,说起来楚歌对茶还有点研究的,不过那也这限于对茶的品尝和识别好坏等,这些都是两位教导自己的老人留下的习惯之一。日本的茶道注重形式,通过品茶来达到修身养性,陶冶情操的目的。说起来在茶道这个问题上,可以看出中日两国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,茶道在日本传承千年,并且影响深远,再看看中国,端午节都成了韩国人的文化遗产了,虽然说韩国人这一举动多少显得有些贻笑大方,但是百年之后,后人深究起来,我们现在的人又为保护传统文化做了些什么呢?现在韩国人已经叫嚣着汉字都应该算到他们的头上了,一个民族由自卑到无耻,整天想着霸占别人的东西来光耀门楣,我们在鄙夷的同时,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呢?我们的政府职能部门,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呢?如果哪天春节、中秋,汉字、旗袍都不属于中国文化的范畴时,我们的后人指着脊梁骨骂祖宗败家的时候,就算是埋于九地之下,又如何能瞑目?

楚歌的感慨现在也只能在心里,(就如同老断也只能在书里发点牢骚,但一向以爱国自诩的老断,也不敢以人微言轻而不语。)

茶终于烧好了,两个端着茶上来,三和良友很是客气的请楚歌先尝,楚歌也不客气,先抿了一口,说实话味道确实不错。

“好茶!”楚歌的赞美也就仅限于这两个字。

三和似乎觉得楚歌的赞美还不够,喝了一口后接过话道:“茶道,既然被称为道,想必楚君也知道道字在汉文化里的含义吧,老子的道德经里,道乃万物之始。在日本,茶道并我仅仅是为了品尝茶的味道,而且有通过对茶的研究,对道的追究达到一种境界的意思。作为一个日本人,我为日本的茶道感到光荣,虽然茶是从中国引进的,不过日本在传承茶文化和保护方面,确实远远超过了中国。”

是人都有自负的一面,三和良友亦然,先前被楚歌一通抢白,现在多少有点找回场子的意思。楚歌本不是个计较的人,但是对三和良友拿茶来做文章,心里多少有点不爽,于是便呵呵一笑道:“我虽然对茶道不是很了解,但茶在中国存在也有几千年的历史了,所以对茶多少有点了解,分辨出茶的好坏的能力还是有的。中国人对于茶,更多是放在如何制作出更好的茶和品尝茶的味道上。不过既然说到茶道,我倒是有点小小的看法,日本茶道经过前千年的完善,在形式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平,其程序之烦琐,行外人想明白,估计需要进行相当长时间的学习吧?”

三和良友听了立刻露出自豪的笑容道:“不错。”

楚歌又是一笑,下面的话却是话锋一转道:“老子所言的道,通俗的来讲,是宇宙万物的起源,中国人通过对道的追求,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,这似乎和茶道的道又有所不同吧?日本几乎有点影响的技能都冠之以道,柔道,空手道,剑道,我是不是能这样理解,这些道似乎和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道扯不上关系呢?或者是不是可以这样说,日本人从隋唐开始学习引进汉文化,却始终没能理解领悟到汉文化的精髓呢?于是乎各种道的出现,是不是也能理解成流于形式了呢?”

楚歌这话实在是不客气到了极点,三和良友听了顿时哑口无言,居然没有话进行反驳。三和良友对中国文化也算是有相当的了解了,可是在楚歌这个从小背着《论语》《中庸》长大的人面前,那实在是两个重量级的。

楚歌占了便宜,却一点没有停止的意思,而是喝一口茶,润一润嗓子又说:“日本茶道,形式之烦琐,几乎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在下虽然欣赏,但却不敢完全苟同,生命太短,追求却很多,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对茶道形式上的研究上,是不是有点奢侈呢?呵呵,我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否定的意思。”扇完耳光,楚歌又卖起了乖,这让三和良友听了多少有点无法反击的意思。藤泽这个色鬼的眼睛开始一直都是盯着小们乱看的,现在也转过来瞪着楚歌一直递眼神了,那意思是要楚歌别说的太过了。

相比于藤泽的着急,三和良友的反应却激动的意思,而是在反驳无门的时候,开始仔细揣摩起楚歌临时起意的话来,沉思了一会之后,三和良友居然感慨道:“楚君,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居然有这般见地,仔细想起来,日本在诸多的文化方面,确实有流于形式的地方,就茶道而言,烦琐的形式,确实不利于推广,这一点我们必须反省。”

没想到三和良友居然说出这番话来,楚歌听了心里不禁咯噔一下,日本人实在是一个可怕的民族,他们的民族危机感之强烈,实在是令人出乎意料,自己临机的一番话居然引起三和的反思,不能不说日本人在某些方面,确实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,不然以日本弹丸之地,又如何能从战后的一片废墟中崛起,一举成为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呢?单靠美国的援助?这说法未免牵强了吧。(某些读者看到这里,心里不免会要骂老断,说什么替日本人唱赞歌,说什么中国没要日本的战争赔款之类的话了。但我要说的是,日本是个危险的民族,我们要想全面的了解,就必须客观,单纯的喊点口号,骂上两声日本猪狗这样的话,是不会对自身的进步和追赶有多少帮助的。)

楚歌听了三和一番话,多少有点无言了,倒是三和良友很郑重的跪坐起来,对着楚歌很客气的鞠躬道:“子曰:三人行必有我师,今天听楚君一席话,实在是胜过良友数十年读到的中国书。良友真心的表示敬佩,并诚心的邀请楚君担任本基金首席操盘手,今后三和基金下属所有金融资金,都完全听从楚君的调配,恳请楚君答应,拜托了!”

三和良友来上这一下,边上的藤泽也很识相的跟着跪坐鞠躬道:“一切拜托了。”

楚歌说起来毕竟年轻,对方突然来上这一下,不免多少有点感动,说起来以三和的身份,摆出这种姿态,换成一般的日本年轻人,早就惶恐不已了,哪里还有拒绝的想法。楚歌当时心里确实也有一种冲动,几乎立刻就答应下来了,可是仔细一想,留下来是不错,可是一旦签了和约,就等于签了卖身契,这个口子是绝对不能乱开的。

说起来为了楚歌的事,三和今天在电话里倒是狠狠的表扬了藤泽,不过也对藤泽没有和楚歌签长期和约表示了遗憾,眼看楚歌楚歌的和约只有两三天就到期了,这样的人才走了,那不等于是把钞票往外推么,所以三和良友才千方百计的制造机会,想挽留楚歌。

诱惑是巨大的,楚歌清楚的知道,一旦自己点头答应下来,今后手头上就是几百亿的日圆操控权,人生能有多少这样的机会。必须说楚歌是动心了,而且是强烈的动心了,三和不比查理,查理的态度比起三和来,诚恳度虽然不低多少,可是姿态上完全是天差地别了。

楚歌犹豫了。

“这个……,懂事长您先请起来,说实话我的原计划是来日本留学,并没有长期操盘的意思,来到日本后感觉到诸多的不适应,便生了回国的念头,现在您的盛情邀请,楚歌很感动,但确实也很为难,所以请您给点时间我考虑一下。”

楚歌这话说的还是留了很大的余地的,三和听了便明白,楚歌已经多少有点动心了,接下来就看自己会不会做了。

“楚君既然要考虑,良友也不勉强您立刻答复,今天我们是出来玩的,良友提起正事本就已经失礼了,实在是少了做东道的礼数,还请多多原谅。”

三和的话实在是说的漂亮,听的楚歌真是无可挑剔。边上藤泽也是机灵的跟上话道:“懂事长说的对,今天是出来玩的,还是先玩个开心再说,别的以后再说。”

“对对!我们来喝茶,看表演,哈哈哈!”三和心情有点好,毕竟楚歌没有当面拒绝,而且现在楚歌还是自己基金的人,只要自己看的紧点,楚歌是不会跑到别人那去的。

注意力又被拉回了看表演上,这时候两个烧茶的少女也放下了手上的家伙,加入到舞蹈之中,藤泽和三和看的多少有点投入,喝着清酒,看着歌舞,还拍掌和着节奏。对酒有点心理阴影的楚歌没敢多喝,主要是看舞蹈。这些跳的舞蹈可不是中国电影里的那些什么扇子舞,手上也没有扇子。说起来这些表情绝对可以算清纯少女的,跳出的舞蹈却极为淫荡,不时的撩起和服,露出雪白粉嫩的大腿不说,间或将和服提到腰间,露出里面一丝不遮的私处来。(用句古淫的话来说:当真是阴沟渥丹,火齐欲吐。)

腐败小酒喝多了的藤泽,现在已经是眼睛亮的能照路了,就连一直表现的相对严肃的三和,也不禁贼眼乱闪,出现这样的场面,楚歌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,下面的节目是什么。

果然,藤泽移到楚歌身边坐下,淫笑着问楚歌:“楚君,你说说看,这几个姑娘哪两个你觉得不错的。”

上几个日本援交妹,楚歌绝对是不会有内疚的心情的,这种场合下玩什么正人君子那套,那就有点做作了。不过楚歌觉得这几个都差不多,也没仔细挑选,很随意的指了弹琴的,还有另外一个道:“这两个就不错。”

难怪会叫来6个,原来三和是要请楚歌玩3p,玩就玩呗,楚歌觉得反正没玩过,人生苦短,什么都尝试一下比较好。

剩下的四个很快也被三和良友和藤泽瓜分了,在的引领下大家成散开队型,开始各自为战。

日本温泉众多,两个领着楚歌来到的地方赫然便是一处热气腾腾的温泉,只不过这地方用木板圈成了一个小房间大限小,外人是看不到里面的。衣服自然是脱的个清洁溜溜的,们似乎没有立刻上演c宫戏的意思,而是很有耐心的帮着楚歌上下清洗,说起来这两个倒是表现出一付幸福的样子,在这里平日接的客人,大多是些脑满肠肥的家伙,像楚歌这样的年轻帅哥极是难得,虽然做的是皮肉买卖,但也希望自己的客人是楚歌这样的。不是有句古话么,婊子爱俏,此言不虚也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